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大學生活 第375章 誰告訴白玉卿的?
    陳父忽然劇烈的干咳了兩聲。

    陳母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眼底不由閃過一道懊惱,隨即若無其事的笑著招呼白玉卿:“玉卿啊,多吃點排骨。”

    白玉卿臉上不動聲色,內心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剛才沒聽錯的話,陳母說的是周念念是保養的,并不是周家的親生女兒。

    這怎么可能呢?看周弘山兩口子對她的那種疼愛的勁頭,周念念怎么可能不是親生的呢?

    陳尚德顯然也聽到了他媽說的話,不可置信的抬起了頭,“媽,你說什么呢?念念怎么可能是抱養的啊?”

    陳尚德比陸擎風還小一歲,周念念被抱來的時候,陳尚德還不到三歲,自然沒有絲毫印象。

    陳母撇撇嘴,笑了笑,“我剛才說話太快了,順口那么一說。”

    她說著神色不自然的看向白玉卿,“玉卿啊,阿姨剛才說的......”

    白玉卿笑了笑打斷了她的話,“阿姨,不要緊,這件事我媽曾提過一嘴,不過當時的具體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媽也沒有說太清楚,您能告訴我怎么回事嗎?”

    她說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免得我不小心在念念面前說錯了話,傷害到她。”

    她半真半假的試探著陳母。

    “你這孩子真是太善良了。”陳母輕輕拍了拍白玉卿的手,神情有些猶豫。

    陳尚德不可置信的看著白玉卿,眼神又轉到他媽身上,手里的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不是吧?媽,玉卿,你們說真的?”

    “念念真不是周家親生的?”

    他困惑的撓撓頭,“我怎么從來沒聽常安哥說過啊?還有陸哥,他也沒提過,媽,你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們那時候才幾歲啊,哪里能記得這個。”陳母忍不住笑了,見白玉卿和陳尚德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又暗自后悔自己多嘴,不由看向對面的陳父。

    陳父瞪了她一眼,簡單解釋了兩句:“這件事別聽你媽胡說,她也是聽大院里那些嘴碎的人胡亂說的,根本沒有證據。”

    “那些人沒看到你媽懷孕,后來直接抱了孩子回來,就胡亂編排了幾句。”

    “再說周家也從來沒有說過周念念不是親生的閨女,玉卿,這件事你別聽你阿姨亂說。”

    白玉卿莞爾一笑,搖搖頭,“沒事的,叔叔,我不會亂說話的。”

    陳父滿意的笑了笑,然后暗暗瞪了妻子一眼,示意她多吃飯少說話。

    陳母縮了縮脖子,沒有再說什么。

    白玉卿吃的有些心不在焉,她一直沉浸在陳母剛才說的話中。

    吃了飯,陳尚德送她回家,陳家在大院的最后一排房子里,和周家有點距離。

    兩個人踏著月色緩緩的往回走。

    “玉卿,你真是太善良了,和陸哥說的根本不一樣。”陳尚德看著身旁面容叫好的姑娘,忍不住脫口而出。

    白玉卿本來有些魂不守舍,耳朵忽然聽到了陸擎風三個字,不由詫異的轉過頭來,“嗯?陸擎風和你說我什么了?”

    陳尚德推了下眼鏡,望著白玉卿傻笑:“陸哥說你心機深沉,和表面看起來不是一樣的人,還說讓我好好考慮一下和你處對象的事。”

    “可我覺得陸哥對你一定有所誤解,你看你怕傷害到念念,連她的身世都不敢多問。”

    他說著,鼓起勇氣拉住了白玉卿的手,“玉卿,等陸哥從南方回來,我們一起吃頓飯吧,我好好和他解釋一下你的為人。”

    白玉卿的手下意識的縮了一下,片刻,眼瞼低垂掩住了眼中的恨意。

    周念念破壞她的生活還不夠,陸擎風竟然也幫著她,還妄想拆散陳尚德和她。

    他們就這么不愿意她過好日子嗎?

    她長嘆一口氣,垂著的側顏露出一抹令人心憐的哀傷,“我在澤州的時候,和念念有過一些誤會,

    “陸擎風是念念的未婚夫,自然幫著她說話,我無話可說。”

    “若將我想的那么壞,能讓他們心里舒服,那就隨便他們怎么想吧。”

    陳尚德忍不住心疼的抱住了白玉卿,“可這樣的話你就太委屈了,你放心吧,我以后都幫著你,不會讓你再受委屈的。”

    白玉卿忍不住滿臉感動的看著陳尚德:“尚德,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距離期末考試還有一周的時間,陸擎風還沒有回來。

    周念念在圖書館看書看得有些心不在焉,擔心陸擎風是不是這次南方之行不太順利。

    早知道就讓阿靚跟著他一起去了。

    旁邊坐著的岳小夢見她走神,長嘆一聲,滿臉悲催的抱著法律原文書接著啃。

    她不是周念念,法律專業書幾乎都看遍了,期末考試對周念念來說是小菜一碟,對她來說卻是難如登山。

    周念念見她看書認真,不想打擾她,悄悄的起身往外走去。

    快走出圖書館的時候,她敏銳的發覺自習室里有不少人似乎都看著她,似乎在低聲議論著什么。

    周念念蹙了蹙眉頭,掃了一眼自習室接著往外走去。

    走出圖書館的時候,恰好碰到朱巧云和一個陌生女孩往圖書館里走。

    擦肩而過的時候,朱巧云冷哼一聲,拉著旁邊的女孩道:“有的人啊,總是驕傲的如同鳳凰一般,到了最后才發現,自己其實就是一只野雞。”

    旁邊的女孩掩嘴而笑,撇了一眼周念念,附和著點頭:“可不是嘛,這說到底還是我們強點,最起碼我們有父有母,身家清白啊。”

    朱巧云得意的笑,“就是,我們可比那些不知道哪里抱來的,連親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強多了。”

    周念念眉頭蹙了蹙,轉頭看向已經走進圖書館的朱巧云。

    她可以確定朱巧云那些話就是說給她聽的。

    莫非朱巧云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世?她是怎么知道的?不,應該說白玉卿是怎么知道的呢?

    周念念百分之百肯定這件事就是白玉卿透露出來給朱巧云的,那么又是誰告訴白玉卿的呢?

    接下來的幾天,京都大學里流言四起,以超級迅速的方式傳遍了大學內外。

    流言的核心幾乎都是在說周念念是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野種,好運被周家收養了。
北京pk10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