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我要充錢 > 正文卷 667、這就是機會啊
    看到萊茨的臉色如此興奮,小布蘭頓和盧克不得騎姐,他們總覺得這個家伙是不是輸錢輸的發瘋了,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講,一個人一直輸錢,應該非常心痛才對,3000萬美元對于有錢人來說并不算什么,但是賭博這一行業來說,是一個朝不保夕的職業,他們有時候身價幾個億,有時候飯都吃不飽,收入和之處都非常不穩定,所以一下子輸了3000萬美元對于萊茨來說應該也是不小的打擊。

    小布蘭頓好奇地問道:“你在笑什么?”

    萊茨還在微笑:“哈哈哈哈,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是一次機會嗎?”

    “機會?什么機會?”小布蘭頓和盧克面面相窺,不知所云。

    萊茨繼續解釋道:“我已經連續輸了3天了,按照概率學來分析,第四天去和謝小可賭贏的概率會大大增加,如果第四天還是輸,那么第五天就基本是贏定了,如果第五天再輸,第六天百分之一萬贏!”

    他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就是前面輸錢是因為把自己的壞運氣全部用光了,剩下的就全是好運氣了,他要趁著自己運氣好的那一天直接把謝小可給贏垮掉。

    不過說來說去,盧克還是不太贊同他這種荒謬理論,反駁道:“這叫什么道理,前面輸,后面就會贏?難道每一次賭博不應該是相互獨立事件嗎?按你這么說,我去買彩票連續幾天不中,后面中獎的概率會增加?”

    萊茨搖了搖頭:“彩票和賭博不一樣,彩票是存在了很多不確定性,又中獎,不中獎,還有大獎小獎,而且全國人都在玩,不是你和對手一對一的比試,所以這兩者無法比較的,至于梭哈,當然不是相互獨立事件了,因為它的結果只有兩個,不是輸就是贏,如果我們一直輸了好幾天,贏得概率當然會增加,這是一種無法用數學和自然科學解釋的現象,如果你一直拋硬幣,前面連續出現反面,后面一次出現正面的概率會大大增加,不信你可以去試試,自己可以感覺得到!”

    賭徒的心里,盧克和小布蘭頓無法溝通,他們也不跟他爭執了,反正爭下去誰也說服不了誰,干脆直接問他到底想干什么吧:“就算是這樣,那你能夠預測到到底哪一天自己會贏嗎,是第五天,第六天,還是第七天!”

    哪怕是這個理論是正確的,實際操作過程中還是會根本行不通,誰也不知道自己要輸到哪一天,這個壞運氣到底要持續一星期,還是一個月,甚至更久?

    因此盧克覺得萊茨說到現在等于沒說。

    萊茨卻不這么想,他說道:“如果我哪一天開始就贏錢了,說明運氣肯定好,當我發現自己運氣好的時候,臨時和謝小可約戰大賭一場,如果他不答應的話,我就到處宣傳他膽小鬼,軟腳蝦,懦夫,謝小可這么一個大人物,應該不會不要面子的吧!”

    “這到是個辦法,如果謝小可就是不答應呢,他又不是傻子,為了面子錢不要了嗎?”盧克問道。

    “如果實在不賭,那他等著被人恥笑吧,不過如果他答應了,我就需要小布蘭頓少爺的幫助了!”

    小布蘭頓苦苦一笑,現在他已經不可能再拿出10個億給萊茨了,自從上次知道父親的情況之后,他就變得花銷非常謹慎,自己的歌舞廳現在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而且還不勉強可以享受人生,如果把10個億給了萊茨,那今后的日子就變得很糟糕了,有可能生活質量直接下降一個檔次,從上流變成了中流,那可是他一輩子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是不是要錢?”

    “小布蘭頓少爺果然很豪爽,我們上次說好了10個億的,不知道這話還算不算數了?”萊茨問道,等待著小布蘭頓的回答。

    全場安靜了20幾秒鐘,小布蘭頓次開口說話:“好不好意思,現在我改變注意了?”

    萊茨眼睛一翻,非常不滿意,賭徒和做生意的是一樣的,信譽這一關過不去,就別想著什么合作也不想賺大錢了,他用質問的口氣問小布蘭頓:“那就是說我們沒有合作的余地了?”

    小布蘭頓當然不希望萊茨就這么和自己斷絕關系,他是一個能夠和謝小可不相上下的賭術高手,如果就這么離開了,投靠到謝小可那邊,以后對自己的事業發展難免長生強大的影響,所以他臉色立刻改變的溫和起來,笑著說道:“別著急,這件事我們可以商量的嗎,你應該也知道我家里現在出了一點事情,暫時我也拿不出10個億的美金出來!”

    萊茨非常意外的看了看小布蘭頓、盧克和達芙妮,問道:“哦,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盧克自覺的吧小布蘭頓和他父親直接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萊茨,萊茨聽候思索了半天,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勉強了,錢我自己想辦法吧,你能幫出多少算多少,如果這次總之,我這次一定要把謝小可給贏到破產,錢多有錢多的賭法,錢少有錢少的賭法,小蝦米吃大鯨魚!”

    小布蘭頓舉起了右手:“1個億,但是你不需要還我!”

    有多少算多少吧,有1個億總比么有好,萊茨感激地說道:“那就多謝了,我一定會還的,如果退一萬步將,這1個億輸了,我還可以去拉斯維加斯贏回來還給你,你就放心吧!”

    小布蘭頓說道:“好的,我就再相信你最后一次,如果這次再讓我失望,那就一切結束了!”

    “好的,沒問題,你就等著看我怎么收拾謝小可那個孫子吧!”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吧。”

    小布蘭頓站起身來,摟著達芙妮的腰,對他們說道。

    達芙妮撥開了小布蘭頓的雙手,說道:“我去稍微補個妝!”

    這個舉動令小布蘭頓非常在意,他遲疑地看了看達芙妮,問道:“吃個飯而已,需要補妝嗎?”

    “當然了,我現在可是你的女人,不再是以前舞女領班的身份了!”

    “不需要了,我都不在乎!”小布蘭頓的手又一次強行摟住了達芙妮的腰間,把她拉回到自己身邊,依靠在一起。

    我要充錢

    我要充錢
北京pk10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