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武極逍遙 > 第285章 雙雙殞命
    拼眼睛的逆天程度,葉晨有剛進化的洞察之眼。

    拼龍威的爆發,葉晨丹田中有白龍之魂在纏繞,雖然現階段能借用的只是一點微弱的龍息,可這已經足夠令人,這是貨真價實的龍威模擬虛幻的東西如何能夠比得上?!

    龍威纏繞,化腐朽為神奇槍芒噴吐槍出如龍!

    下一秒,火龍與雷龍轟然對撞,能量風暴在瞬間席卷而到天地動蕩場域混亂,留夢水晶構筑的空間扭曲幻化竟是幾乎就要崩碎。

    葉晨以事實證明,有時候數量壓制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有用,赤焰槍上一條覺醒的火龍之威瞬間擊垮獨眼龍的三條雷龍,他們相爭不下,兩人同時后撤三千丈這才能夠完全卸掉加持身上的恐怖力道,相對無言可臉色無比凝重。

    是的,獨眼龍有些懷疑人生了,他現在才知道在場外觀戰與親身上場之后的根本區別。

    場外之時壓力不大他能夠冷靜思考,之前旁觀他也以為自己看穿了葉晨的招數,若是對戰,他有自信能夠勝出,可身臨其境之后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葉晨槍勢加身給人的壓力實在太強,與他對上幾乎不能喘氣,更不要說冷靜思考了啊。

    還有他的槍招,真的已經無法形容,這個修為能有這般威勢的,恐怕就是在他們雷家也是不多見的,贊嘆歸贊嘆,該面對的東西還是要面對,今夜之局已經不能善了!

    “再來吧。”獨眼龍低聲說,抬手將漫天神雷凝聚在手,越來越強越來越強,天雷糾纏在掌心化作一顆光芒璀璨的圓球,不斷旋轉聲音噼里啪啦,看去甚至比太陽還耀眼。

    掌心雷?!

    葉晨低聲說,眼睛閃動藍光已經幾乎跟不上掌心雷的凝聚速度,他干脆不去糾結,目光落在獨眼龍的眼睛上,與之前情況沒有區別。

    所見的就是展現的東西,這只眼睛實在怪異得很。

    葉晨輕聲嘆氣,撲面而來的雷光更加強盛三分狂躁不安的力量在跳動令人毛骨悚然,葉晨不想坐以待斃,槍頭倒轉向天火焰噴薄出來,熱量驚天一副滅世場景。

    對此獨眼龍卻是不屑一顧,因為葉晨舉動在他眼里無異于自取滅亡,他承認葉晨的實力,可有一點最重要的因素是不容忽視的,各類元素系修者之中,雷系的攻擊力無疑是最強,這一點之前也提到過許多次,所以,與雷系修者拼瞬間爆發,這是十分不明智的舉動,而葉晨如今就是這般做法,他蓄勢待發作戰意圖顯而易見,他不想退,他要正面應對。

    “我不知該說你勇敢還是說你無知。”獨眼龍語氣戲謔,掌心雷凝聚完成,釋放出來速度雖然緩慢,可那暴躁力量如影隨形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有任何效用,葉晨知道玄機,他也并不想躲避,既然躲不開那么就強行承受下來。

    葉晨心智堅定擺開架勢頗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意味在其中。

    “這一點都不像是你的行事風格。”周薇婭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很快發現異樣,因為這時從葉晨槍頭出現的并不是尋常所見的藍星焰,那是一種全新的火焰,像是夢幻琉璃一般。

    這是秦瑤

    的紫幻琉璃火吧?

    周薇婭的眉頭皺得更深,她身在天星學院,對于秦瑤這個名字一點都不陌生,那是一個十分惡趣味的女人雖然不討人喜歡,但唯有煉丹術稱得上舉世無雙,周薇婭也曾有幸看過她煉丹,除了她神乎其技的煉丹手法之外,就是她手中的火焰最是奇怪。

    周薇婭沒想到能在北境戰場中再一次見到紫幻琉璃火,也想不通葉晨是怎么和那個刻薄的女人攪在一起的,不過他們關系應該非常不錯,要不然也不可能將自己寶貝無比的火焰都交給他了。

    葉晨這家伙還真是藏了許多秘密啊。周薇婭心說,不知為何有點別扭。

    周薇婭不知道葉晨與秦瑤的淵源,兩人之間哪有什么交情哦,真要說的話是想直接玩死的對方的仇敵才差不多,就連這紫幻琉璃火都是偷來的。

    現如今也不可能顧及這些東西,掌心雷迫近千丈之內,隨之轟然爆裂,也就在那一瞬間,葉晨出槍了,紫幻琉璃火中生出無數幻象,葉晨以靈魂力將幻像打亂。

    璀璨奪目的雷光讓人睜不開眼睛,可能感知到那驚天動地的強大力量,風暴中,天空化作虛無隨之回歸混沌,場外的周薇婭和雷洛各自艱難抵抗還是苦不堪言更不要說在暴亂中心的葉晨了。

    風暴足足持續了半刻鐘這才逐漸平定,掌心雷之后,星月無光天地暗淡,一切都失去了原有色彩,仿佛置身于一處灰色世界之內,如此可以看出掌心雷有多么強勢。

    “葉晨。”周薇婭艱難從廢墟中爬出來,十分狼狽可眉目間終于有了些擔憂。

    “小雜種已經必死無疑。”雷洛也是狼狽,不過嘴巴閑不住正在叫囂問候葉晨的祖先,吃相難看得很。

    “我認可你的實力,但成王敗寇,如此而已。”獨眼龍也說,他大喘著粗氣,眼睛恢復了初始狀態,但眼角有鮮血流淌出來,顯得十分暗淡,輕輕嘆氣,沒想到這一場戰斗打得如此艱難,不過結局是好的,剛想收回威勢,可身前虛空突然破裂開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銳利的槍頭。

    槍頭冰冷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噗的一聲,直接將獨眼龍整個刺穿,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胸口的長槍,周薇婭瞪大了眼睛,雷洛的聲音也戛然而止,仿佛時間停止在了這一刻。

    滴答。

    鮮血噴涌流淌,獨眼龍終于幡然醒悟,胸口那一把長槍實在眼熟。

    “是赤焰槍!葉晨居然還不死?!”周薇婭輕聲說,雙眼大放異彩,隨之天地環境發生大變化,灰白世界如破碎的玻璃碎片一樣掉落下來,天地恢復了原有顏色。

    星空明澈,月光皎潔,以一輪殘月為背影,葉晨身形重現天地,他衣衫破碎白袍染血可面色堅毅風采無雙。

    “居然是幻象!”獨眼龍虛弱的說道。

    “對,是幻象。”葉晨肯定的說,他當然不傻,以武師中階境界對抗半步武尊,對方又是雷系修者的情況下與他拼爆發,這是自尋死路,葉晨還年輕,他可不想死,所以他依靠紫幻琉璃火的特性構筑防線并且將隱藏氣息,如此雖然不能完全吸收傷害,但已經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圍之內。

    當掌心雷威力消減大半之后他又開始布局,以幻境封鎖這片天地,迷惑獨眼龍和雷洛,他們果然中計,以為葉晨被轟得連渣都不剩之后心神放松,他這才能夠一擊得手,奠定勝局。

    “是我輸了,心服口服。”獨眼龍說道,心臟被葉晨一槍刺穿,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其實你可以做得更好。”葉晨低聲說。

    “你什么意思?”

    “那不是你的東西?是嗎?”葉晨靠近之后問道,獨眼龍將死之身可聽了葉晨的話居然目光一凜。

    “不要露出這么驚懼的表情,對于眼睛的掌控你并不是多么的得心應手,用過之后消耗難以想象,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如此逆天的東西,你用的都只是復制模擬這種相對低級的手段,這說明你的研究還遠遠沒有到位,要不然……這場勝負真的很難預料。”

    聽著葉晨說話,獨眼龍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他要審視看穿葉晨到底是什么怪物,可是他再也沒有機會,生機流失他墮入黑暗中,身體變得僵硬冰冷。

    但在一股詭異力量的依托下,獨眼龍身形沒有墜落而是漂浮半空,他的那只眼睛里有雷光涌出將眼睛包裹然后飛向遙遠虛空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葉晨并不阻攔,或許根本攔不住,設定如此,宿主死亡之后它會自主的飛回原主人手里,他有預感他一定會有機會與那只眼睛真正的主人見面。

    回神過來,看向狼狽的雷洛,他也已經冷靜下來,不懼的與葉晨對視。

    “有什么想說的嗎?”葉晨平靜問道。

    “小雜種!”雷洛呸了一聲,倒是硬氣得很。

    “送你上路!”葉晨說,伸手一招,赤焰槍飛來一槍強勢砸下……

    周薇婭閉上眼睛,事到如今,不用去看她也知道勝負如何,葉晨太過強勢,僅憑現在的雷洛是無法對抗的,他必死無疑。

    果不其然,不到半刻鐘時間,雷洛被葉晨刺穿肥胖的身軀轟然倒下,可眼神還是堅定,一只胖手里死死的攥著一顆藍色珠子。

    “我之前給你交待遺言的時間,現在已經晚了。”葉晨說,一把火將雷洛的手掌連帶著那一顆珠子給燒成灰燼。

    “小雜種!”

    雷洛終于不能再保持鎮定怒吼出聲,發了瘋一般的撲向葉晨,那顆珠子是他傳遞信息用的,他要把此處的信息反饋回家族,畢竟現在家族中很多人對于葉晨都抱著十分輕蔑不屑的態度,殊不知葉晨的實力和潛力已經超出了第三階層宗門的范疇,希望他們能夠警惕,如此他也就能夠死得其所。

    沒想到葉晨看穿他的用心,一把火燒掉了他所有念想,消息無法傳遞,家族人還是以第三階層的眼光看待葉晨,再以葉晨的機靈勁,雷家還不知有多少人會因此吃大虧,雷洛這才發狂,可無能狂怒藍星焰纏繞,他在慘叫聲中化作灰燼。

    “終于落幕了。”葉晨松了一口氣,看向周薇婭想說什么,對方卻不理他,他也就放棄搭話的打算,回收留夢水晶,外邊守衛看到里邊的慘狀都是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么……
北京pk10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