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龍血圣尊 > 第三卷2VIP卷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特使動手
    金龍國特使冷哼一聲,淡漠的說道:“你們云天宗的大長老不是你們云天宗的人嗎?難道他說過的話就不算話了,還是說他就不是你們云天宗的人,是一個冒充你們云天宗的人,不僅是你們云天宗的大長老,還有你們云天宗的那些太上長老都在什么地方?繞他們出來,我記得當初答應這兩個條件的時候,可不只是你們云天宗大長老一個人,還有其他人呢,也都是你們云天宗的人,比如那幾位你們云天宗的太上長老,他們曾經來到我金龍國答應下來這樣的條件,怎么?現在人都藏起來了,換了個沒見過的什么宗主出面,就像把條件抹殺掉,告訴你們,不可能,真當我金龍國是你們隨意可以凌辱的,你們今天乖乖按照約定,把事情答應下來咱們則相安無事,若是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們不過是一個區區的不入流的宗門,在天龍國這樣的小地方稱王稱霸,真以為你們就已經有資格站在我面前了。”

    另一邊的云天宗宗主,臉色十分的難看,可以說,金龍國雖然是天龍國的上國,可來人也不能這樣羞辱他,怎么說他也是云天宗宗主,在天龍國這樣的地方,哪怕是皇室的人見到他也要彎腰行禮,可以收他的地位,在天龍國可以和他比肩的沒有多少,剩下的都是那種修為實力強過他的人,如實旁人,根本沒有資格站在他的上面,更不要說用言語這樣羞辱他了,要知道,云天宗就算不如金龍國,那也是一等一的宗門,金龍國面對云天宗雖然居高臨下,卻也很少會咄咄逼人,畢竟云天宗不是弱小的宗門,就算不能把金龍國如何,但要是給金龍國搗搗亂還是可以做到的,尤其是現如今的云天宗,光是武宗境修為的修煉者就有好幾位,實力在下等國之中,也算是比較強的的一員了,雖說比金龍國弱一些,卻也只是在高手上面,將來只要天龍國出現幾名武君境修為的修煉者,那個時候,金龍國就更沒有什么優勢的存在了,面對天龍國,也將不會再是上國,畢竟一切都是以實力為尊。

    “想好了沒有?”金龍國特使斜睨的看著面前的云天宗宗主,淡淡的說道,“只要按照你們云天宗大長老答應的兩個條件去辦,我金龍國也不會為難你們云天宗這樣的小宗門,到時候我金龍國還會照應著你們,再沒有人敢來找你們的麻煩,這樣的條件對你們云天宗來說極為的有利,況且,拿走你們六成的資源,也不是你們云天宗一家,而是整個天龍國,實際上你們云天宗并不需要比別人多出什么東西,不僅如此,你們云天宗總還能收到我金龍國的保護,何樂而不為呢,而且你們只需要多出一名女弟子,況且這名女子雖然是你們云天宗的弟子,卻更是那個什么龍家的人,我把她帶走,對于你們云天宗掌管天龍國也是有好處的。”

    云天宗宗主這個時候開口說道:“多謝特使的好意,我云天宗的人絕不會給人,而且,我云天宗弟子想要做什么?去哪里?我云天宗從來不干涉,至于龍三姐愿不愿意加入你們金龍國,跟你一起走,那我也做不了主,這是龍三姐的事情,所以諸位不用在我身上打主意,我是不會管的,所以特使的意思,恕我無能為力,至于把天龍國六成的資源都給金龍國,那我云天宗就更沒有權利答應了,這是整個云天宗各個勢力的事情,豈容我云天宗一家決定。”

    一旁的那云天宗長老也說道:“勞煩特使回去說一聲,不管是誰答應的這兩個條件,都不是我云天宗能夠做主的,所以數我們無能為力,這件事我們答應不了,也不能答應,若是特使為了這兩件事而來,那么我們恕難從命,若是特使還有其它事情,或是愿意留在我云天宗四處轉轉,我們云天宗十分歡迎,除此之外,其它的事情,恐怕不能答應,就算這些事情是大長老答應下來的,也只是因為這些事情是與大長老有關,而并沒有經過我們宗主的同意,不僅如此,如今的大長老因為犯了錯,已經被關押起來思過,已經無權在過問云天宗的事情。”

    那金龍國特使轉而看了一眼面前的云天宗長老,淡淡的說道:“這和我們金龍國有什么關系,我此處,就是想要拿到你們云天宗答應的東西,不然你們真以為我金龍國是那么好欺辱的,如果你們說自己做不了主,那就讓你們云天宗的大長老出來,莫非幾個武宗境修為的修煉者都做不了主,偏偏讓一個大武師境修為的修煉者做主不成?你們云天宗還真是有意思,為了不把答應我們金龍國的東西交出來,卻找各種理由推脫,甚至我都懷疑你這個到底是不是云天宗的宗主,說不定是什么人假冒的,就為了不給我們金龍國的條件。”

    “你……”云天宗宗主眉頭擰了起來,冷冷的說道,“我就是云天宗的宗主,如若特使不相信,那我也沒有辦法,還有之前不管什么人答應給金龍國的條件,只要沒有我這個宗主同意,一切都不作數,何況,特使你說的這兩個條件根本不是我云天宗一家能夠答應的,可特使你認定我們云天宗答應這樣的條件,我不得不懷疑金龍國按得什么心思,還是說金龍國實力已經強大到,可以吞并我們這些下等國了,想要用這樣的手段,剝削我們,徹底讓我們在無力反抗,成為金龍國的傀儡,真若是這樣,那我只能說,我云天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好一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金龍國特使說道,“不過這話也要看看是誰說,你就你們云天宗這樣的宗門,也配說這句話,就算是你們這些破瓦片都碎成了粉末,也別想碰我們金龍國一下,你當你們云天宗是什么東西,也有資格說這樣威脅我們金龍國的話,真是笑話,你以為你們是什么人,今天我把話撂在這里,你們沒有選擇的余地,這兩個條件,任何一條都必須答應,不然的話,你們云天宗就等著除名吧,真以為我來這里是跟你們商量的,告訴你們,我過來只是通知你們一聲,做到了大家面子上都好看,做不到,那就滅掉你們云天宗,我自己去拿,相信有了你們云天宗的例子在,再沒有人敢違背這兩個條件,就算是你們口中的那個什么龍家,也要乖乖的把人奉獻到我們金龍過去,不然的話,龍家就是第二個被滅的修煉者家族,他將會和你們云天宗落得一個下場,敢得罪我們金龍國,那就要做好被我們金龍國出手收拾的準備,像你們云天宗這樣的宗門,我根本不放在眼里,隨手就能解決了你們。”

    云天宗宗主臉色一沉,說道:“既然特使這樣說,那我就不留特使了,這里是云天宗,不是金龍國,特使請回吧,如果金龍國若是要兵戎相見,那我云天宗樂意奉陪到底,不管是什么結果,我云天宗都接下了,我云天宗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特使把這句話帶回去,而我云天宗會準備迎戰,到時候我要看看你們金龍國如何像其他下等國的勢力交代。”

    聽到這話的金龍國特使冷笑一聲,說道:“我當做是什么事情,不過是如此,既然你們云天宗想要找死,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對于愿意找死的人,我絕對愿意給這個機會,現在我就讓你去死,等你死了,我相信總有云天宗的人會答應我提出的條件,還有一點真以為你們云天宗還是以前的云天宗了,現在的云天宗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想要收拾你們,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正好解決你,然后我去找你們云天宗大長老那些人,我相信你不愿意完成這兩個條件,那我就找提出這兩個條件的人,我相信他一定愿意答應下來。”

    “云天宗弟子聽令,布陣。”云天宗宗主感受到了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他知道對方已經沒有開玩笑,這個時候,一定會動手,他不敢耽擱,急忙喊起其他的云天宗弟子,想要憑借云天宗眾多弟子的陣法,把金龍國的特使困住,這樣他就能把人給擒下來,然后趕出云天宗,乃至天龍國,至于要把人殺死這個想法,他并沒有想過,他知道,以他云天宗的實力,就算能夠把人殺死也不能殺,不然的話,得罪了金龍國,那才是天龍國的危機,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給眼前這個金龍國派來的特使一個教訓,讓對方無法在他們云天宗耀武揚威,把人給趕走,這樣一來,他也有時間去找其他下等國的勢力,一同站出來抗擊金龍國,到時候他相信,金龍國未必會為了這些小事真的對他們天龍國下死手,畢竟金龍國下面又不止一個下等國,如果真的出現吞并下等國的心思,難免不會引起其他下等國的擔心,甚至讓這些下等國聯合起來,開始于金龍國對抗,真要是變成了這樣,那對于金龍國來說,絕對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是一場再難,畢竟金龍國想要長久統治下去,就要減少和這些下等國的勢力發生嚴重的沖突,不然的話,只要動手,總會有人出現死傷,這樣的死傷,很容易削弱金龍國的實力,畢竟金龍國只是紅等國,像他這樣的中等國還有不少,而且金龍國在中等國之中也算不得多強,也只是弱小的一個,雖然在天龍國這樣的下等國面前擁有者威嚴,可是在其他中等國或是上等國眼中,金龍國也就是那樣,根本沒有人在意,如果金龍國因為內部的爭斗,削弱了實力,那可就給了其他中等國的可趁之機,未必不會一股腦的對金龍國動手。

    要知道,金龍國雖然在天龍國和云天宗這樣的下等國和勢力面前耀武揚威,可是對外,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強大,不僅如此,很多時候金龍國都需要收著自己,不管胡亂的來,生怕惹怒了不該惹怒的事情,對他們金龍國造成什么威脅,也就只有在金龍國下屬的幾個下等國里,才敢這樣肆意妄為,不把對方當做一回事。

    聽到云天宗的人要動手,那金龍國特使面露一絲冷笑,淡淡的說道:“不動手你們還真不到我會如何,現在既然你們準備動手,那就讓你們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的實力更強大,讓你們云天宗知道違背我金龍國旨意的下場。”

    隨著話音落下,那金龍國特使突然間動手,一出手,不等云天宗弟子結陣完成,云天宗宗主和一旁的云天宗長老兩個人身上各自挨上了一掌,當即摔落在地上,嘴里大口吐著鮮血,面色變得蒼白起來。

    “你,你……”云天宗宗主眼中多了幾許慌亂,他完全沒有想到,金龍國特使的實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他連抵擋一招都做不到,就算是他們云天宗的弟子結陣,恐怕也奈何不得對方。

    以他的眼里,雖然他的修為不過是大武師境,可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眼前的這個金龍國特使,起碼也事武宗境巔峰的程度,不然的話,不可能出招快到他連看都沒有看懂,便整個人受傷倒地。

    就算是他們云天宗的武宗境修為的太上長老出手,也做不到這一步,可以收對方的實力一定比他們云天宗太上長老還要強大。。

    想到這里,他眼中露出濃濃的失望,奮斗了這么多年,云天宗卻仍然和金龍國的差距這么大,金龍國隨便派人一名特使,都比他這個云天宗宗主厲害得多,甚至他們云天宗最強者也不是其對手。

    至于龍三姐已經是武王境修為的修煉者,他并不知曉,在他心中,龍三姐也不過是武宗境修為的修煉者。
北京pk10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