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回縮(一更賀萌主黑天)
    在距離十方臺千余里的一處山坡上,天心臺一名出塵上人饒有興致地發問,“不勝師叔,千山真人不跑的話,孤月師叔一定會放水嗎?”

    “這誰能知道?”季不勝坐在一塊石頭上,喝一口酒,很隨意地回答,“反正千山這件事做得不地道,那是毫無疑問。”

    已經是斬殺高階真人之后的第三天了,三名金丹并沒有離開,而是找個地方潛伏了下來。

    前天斬殺千山真人之后,孤月真人把首級讓給了夏霓裳,說這是自己的故人,不好拿他的首級殺一人救一人,先幫你解決一顆腦袋。

    千山真人的儲物袋,則是孤月自己拿了,說要把東西還給孤月的家族,反正他知道根腳。

    不過季不勝拼出了好幾處內外傷,倒也不是沒有斬獲——千山真人儲物袋里有兩萬多靈石,還有一百多中靈,以及幾瓶傷藥,孤月留給了季不勝。

    夏霓裳的收獲不止是一個金丹高階的人頭,她還得了一個好東西——黃泉葫蘆。

    因為這一戰,并沒有打多長時間,戰斗結束之后,她馬上去找那個葫蘆,還真的就找到了,眾目睽睽之下,她吸出了兩朵小型的業火紅蓮,滿意地塞上了葫蘆,“果然是好東西。”

    天心臺弟子也有收獲,對方的八個出塵上人,有一個拿著挪移陣盤跑掉了,又被季不勝拍死兩個,剩下五個全被季不勝帶走了。

    拍死的那倆,首級是不勝真人的,儲物袋也是不勝真人的,剩下的五個,就是天心臺上人們的機緣。

    季不勝很認真地表示,我不大欺小,這里有三個天心臺弟子,一個對一個——贏了的可以走人,輸了的把腦袋留下。

    其實他早就大欺小了,眼下這么說,也是假裝豪爽——他直接把十方臺五個弟子的儲物袋都收了,說既然公平對戰,咱就不能用符箓,用兵器吧,考驗自家的戰斗力。

    有人只擅長用法寶?那行,每人留一件法寶。

    可是這樣對戰的話,十方臺的修者,哪里打得過天心臺?他們就是玩法寶符箓的。

    哪怕是窮人,玩不起法寶和符箓,平時大多數的心思,也是放在了賺錢上——只不過賺得到賺不到,那就由不得他們了。

    五個十方臺上人,有三個打輸了,那肯定是人頭和儲物袋都留下了,有一個上人打贏了,但是被季不勝拍死了——你下手太重了,我只是讓你們分勝負,不是讓你們決生死。

    死的這位特別不服氣,打輸了就要掉腦袋,這不是決生死嗎?

    唯一活下來的,還不是十方臺的,而是受了十方臺的征調,幫著維持秩序,盯梢或者阻攔逃跑的肇事者。

    此人雖然是散修,修為也不算太高,但是戰力很強,他很有分寸地贏了對手,所以就活了下來。

    被拍死的那位其實也能贏,他心里有氣,故意下手狠了點,卻被裁判弄死了。

    說白了,這是一個非常偏心的裁判,鐵鐵的黑哨,不過你真的實力夠強大,能碾壓對手也行,但是碾壓對手的同時,你氣不平,還想下兩次黑腳,那就活該倒霉了。

    反正天心臺三個上人都是初階——駐扎在十方臺坊市的,能有多高修為?而對方倆初階倆中階一個高階,打成這種結果,季不勝也可以滿足了。

    既然放了一個上人離開,當天的戰況和結果就瞞不過十方臺。

    夏霓裳并沒有阻攔這個上人,而是出聲問一句,咱們繼續待著,還是走啊?

    季不勝馬上表態了,要走你們走,我還要獵殺金丹初階呢——對了,走的時候聲勢搞得大一點,讓他們以為我也走了。

    其實他心里很有些不滿,我要去十方臺的本部蹲守,你們卻是要在十方臺坊市釣魚,弄出來個計劃,結果是趕不上變化——咱能活得純粹一點嗎?

    其實他手里已經有三個“救出塵期”的指標了,被他忽悠來出力的三個天心臺弟子,也都有了指標,還斬獲了儲物袋,收獲不算小了。

    但是季不勝不甘心啊,我是來找回面子的,順便斬殺個金丹求個推演,現在目的沒達到。

    孤月真人也有點慚愧,說既然來了,那咱三個爭取都達到目的吧。

    季不勝正喝酒呢,不遠處走過來一個村姑,“素淼來了,也是來獵金丹初階的吧?”

    村姑是夏霓裳,雖然換了身粗布衣裳,但是無損她的美麗。

    “素淼?”季不勝打個酒嗝,“這個……她來了,白礫灘怎么辦?”

    “她為什么不能來?”夏霓裳白他一眼,赤鳳派的修者,女權主義都很重的,“你想晉階金丹中階,她就不能想一想了?”

    季不勝和素淼之間的感情糾葛,天心臺和太清的金丹基本都有所耳聞,赤鳳的夏太上那就純粹是道聽途說了,不過這并不妨礙她說一句。

    反應過來不勝真人的問題,夏霓裳笑了起來,“白礫灘那邊又去了曉冬真人。”

    曉冬真人是無為峰主,真要說起來,他可是金丹六層,比素淼真人的金丹三層強不少。

    季不勝愣了一愣之后,出聲發問,“她一個人來的?怎么來的?”

    “跟著天通的兩個供奉,”夏霓裳悠悠地回答,然后又是一笑,“兩個金丹高階啊,最近十方臺,有熱鬧可看了,已經有九個真人趕到了……不能傳送過來,只能傳送到周邊。”

    “咱們三個,他們三個,”季不勝盤算一下,“還有哪三個?”

    “還有天通兩個,青罡一個,”夏霓裳笑著回答,“天通這次是真的上心了。”

    季不勝摸一摸下巴,“這就是說……大家都盯上金丹了?”

    夏霓裳聞言,忍不住又笑一聲,“你要殺的是金丹初階……還怕沒有嗎?正經是金丹中階和高階,這就是稀缺資源了。”

    季不勝的嘴角抽動一下:加上素淼,就是兩個金丹初階了啊。

    此前素淼找馮君推演,想解除孔紫伊身上的混沌陰陽詛咒,也沒費了多少心思,大家相互體諒,做了很多次試驗,事情就辦好了。

    但是現在一想,如果馮君當時就達到了此刻的境地,想請他出手,這么仔細推演并且做各種試驗的話,得出多少靈石?

    此時的不勝真人,是真的意識到了馮君推演的威力,所以他又問,“沒有散修的金丹嗎?”

    “散修金丹,這誰說得清楚?”夏霓裳不以為然地發話,然后又笑了起來,“千山真人的死,對十方臺的影響很大,孤月很擔心,能不能再有一個金丹高階供他獵殺。”

    “這是他自己的問題,”季不勝實在忍不住了,想起上一次的獵殺,他就氣兒不打一處來,“我都說了,不要好高騖遠,一步一步來,他就是不聽……殺一個是一個嘛。”

    他對上一次的計劃,抱有強烈的怨念。

    真要一開始就一擁而上的話,執掌……也能殺了吧——誰說執掌就殺不得呢?

    夏霓裳知道他的怨念,也懶得跟他一般見識,只是淺淺地一笑,“所以現在,聽說十方臺知道了千山真人的死訊,正在考慮要收回對馮君的懸賞。”

    千山真人的死,對十方臺的影響相當地巨大——外面人也許不太了解,但是十方臺內部都知道,這個金丹高階是孤月的熟人,還是很有可能逃走的,但終究被殺了。

    孤月的熟人啊!可能逃走啊!最后被殺了……

    這里面可能涉及的因素,太令人浮想聯翩了。

    “早干什么去了?”季不勝卻是不屑地冷哼一聲,“有種他一直掛下去!”

    他非常確定,十方臺真敢把懸賞一直掛下去的話,樂子只會更大。

    不過同時,他也生出了一股緊迫感,“素淼真人在哪里?”

    夏霓裳白他一眼,“自己聯系,別告訴我你聯系不上她。”

    “我想說的是,我會考慮跟她聯手,”季不勝正色回答,“感覺你和孤月真人做事,思前想后太多,還是幫手跟我去獵金丹的好。”

    “思前想后是肯定的,”夏霓裳很隨意地回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事實上她也確實有理由,“我倆都是金丹巔峰,隨時可能突破凝嬰,尤其是孤月,他不敢受傷……太重的傷。”

    季不勝頓時無語,然后摸出了通訊鶴,“我倒是忘了這碴兒。”

    素淼真人離他還有一段距離,她和兩個天通的供奉,是守在十方臺坊市附近。

    現在的十方臺坊市,有一個金丹中階的真人坐鎮,不過一般也不怎么外出,十方臺弟子的防守區域,也回縮到了坊市周邊,一旦有動靜,金丹可以直接出手。

    至于說放出五十萬里的巡查,更是沒有了,能鎮押住坊市周邊百里的半徑,才是剛需。

    百里之外,目前各種打斗也是不斷,有殺人奪寶,也有指責對方是在為十方臺辦事,簡而言之,往日里平靜繁華的十方臺坊市,現在到處是烏煙瘴氣。

    素淼等三金丹也不能直接攻打坊市,一來是這種性質太惡劣,會開極壞的頭,二來就是對方雖然只有一個金丹坐鎮,但是人家有防御陣,倉促之間不可能得手。

    而且,雖然只有一個金丹,可人家絕對不缺挪移陣盤,隨時能從本部調集金丹支援。

    (第一更,賀萌主黑天哥,大聲召喚雙倍月票。)
北京pk10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