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 正文 第2677章 確定關系
    唐笙的話,很輕,帶著幾分幻境下的迷離,但又有著屬于她那份想要清晰的知道答案的堅定。

    石墨晨看著唐笙,好看的嘴角微微揚起。

    此刻的夕陽很柔和,落在遠處的太空針塔上,好似翻出了粉紫色的光芒。

    “覺得?”

    石墨晨輕咦出聲。

    唐笙點點頭,扇動了下眼睫的呡了下嘴角說道:“所以,是嗎?”

    她這幾天真的很開心,和石墨晨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開心……哪怕才分開,就會期待下一次的見面。

    那樣的心情,就好似羽毛落到了心里,時不時的隨著漂浮撓著她的心,撩的她都覺得自己有些戀愛腦了。

    只想和石墨晨一起,什么都不想!時光甚至鄙夷她,明明去探她班,卻總是抱著手機要么傻笑,要么等著……石墨晨對上唐笙還在迷離的視線,嘴角的笑容在夕陽下,加大了些。

    他沒有說話,只是長臂一探,將唐笙一把攬入了懷里,聲音輕柔的說道:“有時候,嘴里說出來的未必能真的表達什么……”他視線落在前方,眼底全然是溫柔的色彩,“笙笙,用你的心,去感受。”

    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

    我希望你能感受到我想要和你一起的心,我不能自私的讓你放棄過去,可我會努力的讓你的視線,看向未來。

    我不期許你因為我的身份妥協,但是,希望你放下執念而開心的心情,我是認真的。

    唐笙笑了起來,她立馬抱住了石墨晨的腰,額頭抵著石墨晨的胸膛就蹭了蹭,聲音盡顯小女兒嬌嗔的說道:“石墨晨和唐笙……”她笑著仰起頭,對上正好垂眸看向她的石墨晨,眼底有著嬌俏,臉上有著嬌羞,卻依舊落落大方的說道,“……確定關系!”

    她說著,有些傲嬌的微微偏了腦袋,“你,是我的了!”

    她說著,也咧了嘴,“我,也是你的了!”

    話落,她直接放開了石墨晨的腰改為輕輕抓住了他兩側的衣服,踮起腳尖……唇,落在了她的唇上。

    沒有藥物的催化,也沒有了偏離……切切實實的,只是想要和他相擁相吻。

    唐笙笑著,唇沒有離開的說道:“蓋章確認!”

    摩挲著石墨晨的唇瓣說完,唐笙就欲離開……可是,石墨晨哪里允許?

    就在唐笙要退開的時候,他手臂攬著她的腰朝著自己一壓,聲音低沉中透著一絲暗啞的說道:“作為確認另一方當事人,我也得蓋章不是?”

    一句反問落下,石墨晨另一只手已經托住了唐笙的后腦勺,隨即低頭,深而纏綿的吻將夕陽的顏色,染得越發絢麗迷人。

    ……厲巖炔站在院子里,他很高,卻不太健碩,身體看著有些單薄的立在那里,感覺如果風大些,有可能都站不穩。

    小鬼負重跑回來,一邊蹲在地上解開綁在腿上的負重帶,一邊還仰著頭看著厲巖炔,好奇的問道:“你干嘛呢?”

    小鬼是歡脫的一個性子,和洛城的那些晚輩里,因為厲巖炔后來被帶給了風行的緣故,他也是和厲巖炔是最熟悉的。

    這在這里已經住了一個多禮拜了,對于懟風行二人都特別喜歡,自然,頓時有種兄弟一起走的感覺,關系也更好了不少。

    當然,小鬼也是清楚,如果晨少松口了,厲巖炔以后必然是和他們一個戰壕里的人。

    “我就是奇怪……”厲巖炔看著門口的方向,看著透著幾分溫雅帥氣的臉上,有著疑惑,“老家伙最近這幾天好像挺忙的啊!”

    “有什么奇怪的……”小鬼將負重帶收起起身,“指不定夕陽紅,那可不就忙?

    !”

    厲巖炔看向隨口說的小鬼,想想,搖搖頭,“他那副鬼樣子,能夕陽紅才鬼。”

    頓了頓,他又疑惑了起來。

    厲巖炔手抬起,蹭了蹭下巴 ,又想了想,突然看向小鬼,“小鬼,晨哥這幾天好像也很忙啊?”

    “晨少忙,很正常吧!”

    小鬼倒是被問愣了。

    “可是,晨哥這次來西雅圖不是有什么事情。”

    厲巖炔說出根本。

    小鬼被這一提醒,也是猛然反應過來,“對哦!”

    頓了頓,“這幾天早出晚歸的,有時候回來還特晚不說,喬雨偶爾也不跟。”

    厲巖炔點著頭,頓時,嘴角一歪,“嘿嘿嘿”的奸詐笑容溢出,讓人看著有點兒猥瑣。

    晨哥是在談戀愛吧?

    老家伙不會是天天跟著吧?

    這樣想著,厲巖炔又覺得有些奇怪。

    這老家伙天天看著晨哥談戀愛,不覺得齁啊?

    “哪里不對……”厲巖炔撇嘴呲了下,總覺得有什么地方想不明白。

    厲巖炔一邊想著,一邊在小鬼的招呼下回了屋子。

    他想得石墨晨在談戀愛倒是想到點子上了,只不過,風行跟著,卻是錯的。

    風行這幾天確實很忙,只是,他忙的事情不是跟蹤,卻和唐笙有關。

    “嘖嘖,可算找到了……”風行看著前方一個已經死了的樹木的一旁,一朵開著極為艷麗的花朵挑挑眉,上前,拿出背包里的特殊手套和器皿,小心翼翼的將花和根莖拔起后裝入。

    看看器皿里的花,風行嘴角一勾,那笑有點兒賤。

    “唉,有了這東西,讓唐笙那丫頭分分鐘睡著,還不留痕跡啊!”

    風行自喃了聲,將器皿裝入背包,從原路返回。

    他其實有幾百種方式能讓唐笙昏睡什么的,然后抽血走人。

    可是,藥物進入體內,到底有可能會影響血液反饋的真實度。

    為了不讓意外發生,他還是走穩妥路線比較好……畢竟,墨晨那么鬼精鬼精的,能偷偷抽到唐笙一次血,可不代表能兩次。

    ……“過兩天我要回龍島一趟……”唐笙看著石墨晨,眼底有著期盼的問道,“你……有時間嗎?”

    石墨晨看著唐笙因為等他答案,那眼底閃爍的光芒,心里不忍拒絕,卻還是說道:“怕是不能陪你一起回去。”

    過幾天是唐氏國際的年慶,他現在還不方便和唐笙一同出現在龍島。

    “哦……”唐笙頓時失落,可也只是轉瞬又笑了起來,“我也就回去幾天。”

    石墨晨笑了起來,有幾分心疼唐笙的柔聲說道:“我在洛城等你。”
北京pk10走试图